第〇天

去沈阳的行程是突然决定的,在和小马哥聊天时突然就想到了,想着先把票候补上,12306 给力的话就去,结果就是铁路给我发了个短信说,去玩吧!

READ MORE

我一向清楚这一刻的到来,一向明白它的来速不缓,此刻的必然于大学开学后的毕业要求中不断明了,于毕业论文完成后不断清晰,于我两天或是三天前收到毕业证和学位证时彻底宣言,大学篇的完结。

READ MORE

米利最近遇到了点麻烦。

“米利出来一下”,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在全班同学的注目礼下,米利来到教室外面再次面对一个问题。

READ MORE

大概就是这样的时节吧,那片黄灿灿的油菜花时不时在眼前闪过。

READ MORE

事情的开始是为了应对期末考试不让带计算机,我们几个人在一起讨论起了如何计算开根号,当时小马哥和卢总那叫一个绞尽脑汁,小生灵机一动,算不好算,那可以量嘛!

随即粗略计算开根号的方法——测量,就“当当当”出现啦。

其实就是利用勾股定理,画个直角三角形,把某个边凑成所求的数值即可。例如要求 $\sqrt{5}$,就画一个直角边分别为 1 和 2 的直角三角形,然后量一下斜边就是 $\sqrt{5}$ 的粗略值了。

这样,我们只需要将要求的根号值凑进一个较易画出的直角三角形即可, 甚至我们可以叠加出多个三角形来求较难凑的数,例如要求 $\sqrt{6}$,可以先用 1 和 2 连出一条长为 $\sqrt{5}$ 的斜边,再以此为直角边接上长为 1 的直角边画三角形,再出来的斜边就是 $\sqrt{6}$。

由于期末考试大多是一些较为简单的开根号计算,那么这样来粗略地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或两位是没问题的。普通尺子很难到如此精确?哈,我可没说上面的“1”“2”单位是厘米嘛,把 1 画成 1cm 是一个精确度,那画成 10cm 不就又精确一些嘛,当然也可以画成 5cm 量出来再换算一下就是了,跟地图上的图例一个道理。

哈哈,我甚至想到要是做出一种扁平的三角尺,两直角边从直角顶点开始标刻度,在一些特殊长度如 $\sqrt{2}$、$\sqrt{3}$、$\sqrt{6}$…处标记,到时候就可以直接拿个尺子找到对应的两点测量了。

ps:最后考试也没用到这个方法,老师们仁慈,线上考试答案都以选项形式给出了。

我过往的人生中从未有过如 2022 一般深刻之年,这是第一次我切实感受到人生的分叉路如此明显,人生的选择如此步步紧扣。

READ MORE

我向来不喜欢县城里的家,之前的那处也好,现在的这处也罢,每当我身处其中,我的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大喊这不是家。不管是装修精美的前处,还是有自己卧室的此处,总是伴着深深的不适,它们甚至不如当初我上学周末时在爸妈员工宿舍有家的气息。

我不是很会想家的人,可待在此处竟让我时常怀念起那个现在一定十分脏乱的村里的家,多少年没在家生活了,水坏了好多年了吧,因为他们已经不住那也就不修了,这也是我难以独自回去住的主要原因。想家的感觉愈发强烈。

READ MORE

湖面厚厚的冰层上一条侥幸逃脱的鱼正在努力躲避一只冰原狼的追击,冰原狼似乎不着急逮捕这名逃犯,戏谑的姿态锁定着那条寻找回家路的鱼儿。

“狗”,轻声的呼唤中似乎夹杂着些许嗔怪。冰原狼收起游戏心态,结束了鱼儿的地狱之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