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让我重新回忆起《皇帝的新衣》这个故事的是我的毛概老师。在第一节课的时候,他就给我带来了无比的迷茫,我所坚定的理所应当的混沌的观点,是错了吗?我心有不甘,不!理想中的观点怎么会错呢?那他的话是错的吗?不,那是他根据他自己的人生经历得出的结论,我无权评判。但为何他就有权评判他人的思想?他又为何可以坚定地说那是错的呢?思来念去,不过 “不可以己度人” 一句劝服自己。

他举了一个例子,至于是为了论证什么我并无印象,说是以前教的一个班,开学第一课时他问学生,“政府某网站上有这样一句话,‘努力就会成功’”,他问此话对不对。学生自然诸多观点,抛开此话到底对不对的问题,最令我震惊的是他之后的话:为什么不对?怎么可能不对?都说了是 “政府网站” 了,那上面写什么话不都是经过多少人多少领导干部看过的,人家怎么就没发现不对?就算不对,那你能说不对吗?

我久久难以释怀。

READ MORE

2021 大事记

搬到新房子

暑假回家的时候就已经搬到了新的地方,此地较之前那一处面积大了非常多,有了我自己的卧室,还有大概一个房间面积的露天阳台,只不过此处不如前处所在地段繁华,但也乐得安静。

暑假图书馆实践

为了完成暑假学校安排的社会实践任务,我报名了本地的志愿者活动,在图书馆做馆员助理,大概两周时间为一个屋子的书籍进行了排序,期间读完了几本书,本来是要做满一个月的,但是由于本地疫情来袭,就此终止。

新校区

从 2019 年入学就开始说的 “要搬到新校区”,今年 10 月正式入住,不过还是没有完全建好。

吐槽之处:图书馆还在装修不开放、绿化需要等植物们发芽、物价较高(饭都不敢多吃了 (#`-_ゝ -) 、旧床架依旧不是上床下桌……

惊喜之处:宿舍楼里有电梯了!宿舍楼里有浴室了!图书馆真的好但就是不开放 /(ㄒ o ㄒ)/~~,一切都是新新的(除了那破床 ̄へ ̄);校区真的好大;新开了几家蜜雪冰城。

难以忘怀的是刚开学那几天,超市随时都是排几十米的队,食堂只开了几个窗口还超级贵乱要价,那几天真的就是 “生存模式” 了。

READ MORE

空想

我在想,一个人能否就坐在那、躺在那、不查阅任何资料地,他能想出些什么东西。不过我想,一个人并不能丝毫不查阅资料,毕竟他的过往就是无数有价值的资料,他所想出来的不过是由过往得出的提炼出的挑选出的符合他此刻心情的想法而已。

金字塔半

我在互联网上浏览到了许多大佬的博客,他们的经历阅历能力总是不断地质问我自己:我们差不多的年纪,为什么他们可以如此优秀?我是不是就只是如此了?为什么我有些不甘心?为什么不甘心?

可是人生来就是有差异的,体重、身高、智力、肉体、家庭、亲人、朋友、敌人、学校、老师、同学……,我们可以很轻易地找到自己为什么不如他们,可为什么会不甘心?不过是小的时候建立起的自信罢了。

可是,我们是否就真的废物到家了?当我们一再发现自己与大佬的差距,很难不怀疑自己。但请一定不要忘记,你是在朝着金字塔尖走的,在你之上的人永远不会比在你之下的人多。你一出生就胜过了那些胎死腹中的可怜人,你有父母就胜过了那些孤儿,你可以饱腹胜过了那些饿死之人,你上学了就胜过了那些无法接受教育的人,你升学了就胜过了那些毫无学习天赋的人,你进入了高校就是那百万千万雄狮中的胜者……

我们一定不能忘记的是对生命的爱,对自己的爱!

READ MORE

求生欲总是人类最原始的力量

当人类由怕死变为不怕死时,他会变强,可也还是有极限的,当他面对一个不可战胜的敌人时,难免会有一死了之的想法。可如果这时又由死志中出现了一丝 (不管是由什么引起的) 求生欲,他会变得更强,也即是剑心学得绝技的关键觉悟。 很容易想到了《反叛的鲁鲁修》中鲁鲁修对朱雀施加的 Geass:活下去。这使得朱雀在许多场惊险的战斗中展现出不寻常的判断力操作力从而存活。 我想人类在进化中一定保留了祖先面对强大野兽时的应激反应,危险总能激发更大的潜力。

政治总是反个人的

因为志志雄的威胁就把为开辟新时代立功的剑心列为了通缉犯,虽然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但剑心的名声该如何挽回?再发个通告说剑心不是坏人?政府怎么解决的?在主角团登上船之后开始轰船,要将他们一网打尽,主角团平安归来后,可谓是心照不宣地不提此事,一句 “拔刀斋已经死了,你是叫剑心对吧” 完了。站在全国的角度,此举毫无疑问的正确稳妥,可是让人寒心啊,不过政府肯定也不会寒太多人的心,因为他们有话语掌控权。 玩政治的人啊,惹不起,一个个的都是老狐狸,所有的政治都不会是像其表面上一样光鲜,有些事情用道理解决不了啊。我们老百姓也只能希望大人们在为大局着想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关心一下底层人民。

没有真正的反派

以志志雄的遭遇,他报仇可以说得过去吧,可是人类不会永远处于一种思绪下,随着各种经历的合伙人的增加,我想后来的他更多的是真的对那个政府失望,他的动力更多的是同志们经历中展现出的社会的不合理吧。“我没有输,只是时代选择了你!” 一打四的志志雄最终死于遭遇的后遗症,自燃了,政府应该庆幸有了纠错的机会,可是似乎大人们并没有吸取太多教训,后来的两颗原子弹就此说明。 为什么会存在反派?没有人不会不渴望和平不享受和平吧,存在反派即代表当前的社会存在缺陷,当然无论何时,都不会存在完美的社会,都会有反动势力,可当反派的力量大到足以撼动社会结构的时候,就代表着处理缺陷迫在眉睫。 可我们为什么要等东窗事发才亡羊补牢?诚然,如果不控制反派的言论还是会造成很大的舆论影响,可是,我们是不是应该在平时也要考虑一下反派的意见是否合理而不是 “反派” 二字就盖住了所有的观点。 历史永远不会是一家独唱,我们还是需要 “反派” 的。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