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思:《皇帝的新衣》

让我重新回忆起《皇帝的新衣》这个故事的是我的毛概老师。在第一节课的时候,他就给我带来了无比的迷茫,我所坚定的理所应当的混沌的观点,是错了吗?我心有不甘,不!理想中的观点怎么会错呢?那他的话是错的吗?不,那是他根据他自己的人生经历得出的结论,我无权评判。但为何他就有权评判他人的思想?他又为何可以坚定地说那是错的呢?思来念去,不过 “不可以己度人” 一句劝服自己。

他举了一个例子,至于是为了论证什么我并无印象,说是以前教的一个班,开学第一课时他问学生,“政府某网站上有这样一句话,‘努力就会成功’”,他问此话对不对。学生自然诸多观点,抛开此话到底对不对的问题,最令我震惊的是他之后的话:为什么不对?怎么可能不对?都说了是 “政府网站” 了,那上面写什么话不都是经过多少人多少领导干部看过的,人家怎么就没发现不对?就算不对,那你能说不对吗?

我久久难以释怀。

《皇帝的新衣》突然就在出现在了我脑子里,皇帝光着身子在大街上游行,他说他穿着最好看的衣服,没人质疑,我想,皇帝自己也知道自己被骗了,也许他只是借此来享受一下自己的至高无上的权威,自己说有那就有,多么美妙的权力?谁不会迷上这种感觉呢?

人们赞美着他,赞美着他的衣服,尽管他什么也没穿,对呀,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什么也没穿,但是所有人都不敢说,他们怕我,因为我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我享受着他们虚伪的赞美!

美妙的时间戛然而止,因为一个傻孩子,他明明什么也不懂,他的父母还胆敢将他放出来!他说的对,我敢说纯洁无暇的孩子是世界上最自私的生物,他一点也不考虑我的感受,他一点也不考虑那群虚伪之人的感受,他的一句话让我们所有人,除了他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陷入一种窘境。

这群墙头草,当权力压过真理之时,他们是那样的可爱,可一旦谎话被揭穿,他们一瞬间就全部倒戈,真理就是这般不讲道理,所以我才拼命压制真理,我该在此番游行之前说明禁止孩童参观的,我后悔不已。

我落荒而逃,权威的影子哪还剩下一星半点?不过,我并不担心,得益于我的权力,只要我回宫后再发布几条禁令,处置几个罪人,我相信我的威严之姿会再次深入人心,那些平民会再次可爱起来。

我终于明白了童话的深刻,童话哪里是讲给小孩听的?这分明是披着羊皮的狼,是刀刀割在那些悲哀的麻木的社会机器上的屠夫!

一个舍弃了绝对正确及不容置疑权的权力中枢能否聚拢起追随者?能否带领它的子民稳定发展?也许,权力本质上就是绝对正确和不容置疑权,舍弃了这个,哪还有什么权力机构?那么也许,我们并不需要什么权力机构,我们引入去中心化,那么,这样的群体必然面临着诸多问题,人人都有发言权终究是不可想象的是恐怖的,去中心化管理如何避免人人都是中心是人类发展现阶段无法实现的。

但,如同人类从原始社会初入中央集权社会时,我相信这是历史的必然,我相信人类的未来会有这一步的,这些看来难以描述的问题一定会被解决。在人类每个个体都拥有了自我意志的时候,就注定了。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突然的永别,迟来的痛哭 迷失在青春期的施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