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世界

其他人自然也或多或少地察觉到那三人的怪异,但在这奇异之地为了不打草惊蛇都选择了沉默,大厅里只剩下他们三人喋喋不休,颇有一种狂热信徒的模样。

突然,三人一齐停住了声音,大厅里再没有一点声音。人们抬头疑看三人,三人惊凝盒子剩下的那个没有被人进入的角。一开始人们也没看出什么奇怪之处,直到靠近那角的某人扑通倒地,人们感受到了从盒角不断弥散的黑色波浪。

READ MORE

尔斯有凶,名僮狰,群居以存,有度人化己之能。

代代相争,新必讨旧,无异代共存之道。

作驯兽以助态近人,善久和以温吞,食民脂民膏,啖鱼肉百姓。

天下之人得之必诛,然兽善伪,人为兽操以无力。

兽法尔斯,虽数聚人力群起讨兽,形灭,魄能人以续。

人兽疲,默通规:兽止猖,人从兽,兽为食,人为己。

久之,人以化兽为大道,兽乐以食无尽,人乐以疲无尽。

What is in the box?

大厅的正中央放了一个大得离奇的 “盒子”,占地有一个足球场大,有六层楼高。“请不要打开这个盒子”,当我们看向这个物体时,脑海里闪出这样一个念头。

READ MORE

她有着高高的额头,现在想来也是发际线高高,戴着副那种一看就让人感觉很严肃的眼镜,个子不算高,讲课时总会不自觉地在句子停顿处加上 “额”“啊” 之类的语气词,脸上长年无笑,她很严厉,时间长了,班里的淘气鬼们背地里就称她 “鬼子”,最常听到的是在她上课前一声 “鬼子来了!”,但,她教学很认真,人很好。这就是在漫长时间的冲涮下她留在我记忆里的样子。

我与她交集最多的时候是因为一个学校组织的演讲比赛,学雷锋月的,至于为什么我们班会选中我去参加,我不记得了,大概只是因为我的普通话稍微好一点吧。她给我准备了稿子,早读的时候读,课间的时候读,晚饭过后去她宿舍那边站在院子里,我读,她边忙家务边听我读。

READ MORE

手指不自觉地敲击桌面,呀,指甲已经这么长了呢,乌圆圆起身去寻指甲刀。

说起来,初中的时候我每次都留了好长的指甲呢,那时候我还有一个整天垮着个脸的同桌呢,不过,乌圆圆重新坐下,指甲刀上挂着个骷髅头的钥匙扣,这是初中时挂上去的,她使劲甩了甩头,似乎想把什么东西甩出脑袋,一个名字出现在她脑海,吴乐。

刚认识吴乐的时候,他也是整天垮着脸,黑黑的,他有点喜欢钻牛角尖,看起来也颇有混混之风,乌圆圆想起了他的样子,嘴角轻笑,很难想象自己会和他成为朋友。一开学两人就成了同桌,少年人血气方刚,难免闹矛盾,开始几天便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矛盾激化,乌圆圆忘记了他们有没有大打出手,不过肯定是气红过脸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