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小旅

第〇天

去沈阳的行程是突然决定的,在和小马哥聊天时突然就想到了,想着先把票候补上,12306 给力的话就去,结果就是铁路给我发了个短信说,去玩吧!

沈阳北站

八个小时的高铁实在难熬,眼看着窗外的天色变亮再变暗直到天黑。晚上七点多到的沈阳北站,天已经黑透,伴随着到站的提示音,我也开始担心与小马哥毕业后的第一次重逢,近人情怯。

小马哥没什么变化,当然才过几个月而已,我自然也是,除了出发前一天想搞一个上镜的发型,去楼下理发店结果理出了违和的超短发(莫贪便宜!特别是对发型有期待的时候)。

到了宾馆,我很庆幸自己带了睡衣拖鞋什么的,但我觉得面对面前自己要住三个晚上的房间,最好的准备应该是带一个睡袋来。好在它足够便宜,是独立的房间,这也是它所有的好处了,也足以堵住所有的怨言,只是卫生状况实在堪忧,暗自打趣道,是看一眼就会得某些病的程度,当然这个说法是夸张了许多。

中街

听小马哥说中街是建国后的第一条商业步行街,可我却从没听说过。与我知道的步行街不同,中街的道路很宽,中间有小摊,道路分为二,单独其一都有一般马路一样宽,两侧是各种大牌店铺。偶尔转入小巷,偶遇供奉的雕像,紧闭大门的古色小院,小亭子里冒着白烟水咕噜咕噜的井,这才有趣。

人生中的第一次 VR 游戏是在大街中间的一个小“太空舱”里玩的,在座子上绑得结结实实,手抓在胸前的挡杆上。这是一款太空飞船射击游戏,当游戏里飞船翻身的时候,我们也会被颠倒过来,九分真实,很有意思,恍惚间想到了电影《头号玩家》的世界。

第一天

小河沿早市

我们早上约在早市碰面,据小马哥说是因为网红什么的才导致小河沿早市人挤人的,想来也是,就卖早点卖菜什么的一小段街市,本应是大爷大妈们的主场,现在倒是路两边的菜摊在人群中无所适从,网红小吃店门口长龙蜿蜒。

我们是从街市的两头走进会合的,没有多待,一会合我们便往外走,路上遇到一位大妈在发天主教的宣传页,给我俩塞了两张,结果没走多远小马哥就把它扔垃圾桶了,我打趣道耶稣会一个闪电下来劈你的,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结果下午还是去了教堂说人家布道的人都说了,主会宽恕我们的🤣。

沈阳故宫

在此之前我是不知道除了北京那个,还有其它的故宫,原来沈阳之前叫盛京,是清朝的龙兴之地。

刚进门有几个侧殿里面陈列着各种文物,全看下来不免困惑:怎么都是各种盒?装玉玺的盒,餐盒,化妆盒,送礼盒,文房用盒……各种盒😂做工很精致。

我们开始的时候没有先参观最中间的崇政殿,从崇政殿右侧小门往里进,里面大大小小的房子现在回忆起来也只是同样的布局,就是《甄嬛传》里的那种,只不过自然没有电视里那样鲜艳。
崇政殿
在后宫转了一大圈回到崇政殿前,人依旧排得很多,只能说这大殿的人流量是难以减少的,奈何将近饭点,我们只好也排进了长龙。这天的风有时候挺大,排队的时候小马哥的遮阳伞一个翻身忽在了后面一大哥脸上,最有意思的是他拽了几下没拽下来🤣,小马哥的伞也不如当年如他吹嘘的“从没翻过”了。

大帅府

下午继续去参观另一个人的家,张学良的府邸,游客的装扮跟着场地发生了变化,在故宫时随处可见各种“娘娘阿哥”,到了大帅府,就是到处可见民国时期的学生服了。

各式家具十分精致,房间布局陈设一眼便知民国风格,到了居住的地方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小院,进院正对着的是二夫人的房间,左侧住的是张学良和大夫人,右侧是四夫人的房间。方方正正,进屋也是方方正正,三个房间陈设并无大的差异,正参观,耳边传来一个导游说的:“都是赝品”🤣
大青楼
大小青楼应该是招待宾客的地方,在人挤人的排队后参观了大青楼的一层,上面的楼层在假期不开放,排了很长时间的队看了两个宴会厅,只能说能别假期参观就别假期参观。看过大青楼后对小青楼也丧失了排队参观的兴致,随后便离开了。

小南天主教堂

好在这几处景点相距不远(把府邸建在故宫旁边,足以见得大帅的权势呀),想找一去处歇息,随后我们步行至小南天主教堂,与我在漯河见到的红色教堂不同,此教堂通体青灰色,典型的尖尖的房尖,房顶正中间立着金色的耶稣人像。
小南天主教堂
惊喜的是进入教堂发现正有人布道,什么爱呀、主呀、以自身为例呀,坐了一会儿,翻了一会儿圣经,旁边的工作人员来问我们是不是在此上学的学生,看来是有意想发展我们🤣。布道的时间没有多久,我们也没有歇多久,布道结束我们只好离开这个歇脚圣地。

东北大学

在快饭点的时候正好可以去小马哥的东北大学转转顺便吃一下食堂。虽然有门禁,但我们有内部人员带着走小路,顺利混入校园。

今年正是东北大学一百周年,前些日子才举办的校庆,可以看到校园里还有许多周年纪念的展品。在食堂里吃饺子是自选的,每种馅拿了两个正好够吃,这点很好,美中不足就是速冻饺子口味总是大打折扣的。

晚上天黑了在校园里小马哥带着我转了一圈,看那些老楼是会发现一些独特的风格。以非学生的身份在校园里闲逛会有一些特别的感觉。

西塔美食街

准备去西塔美食街刚上公交车就下起了大雨,本以为就此打住准备坐到地铁站回去呢,天公作美,刚好走过美食街的时候雨停了,我们顺应天意下车开逛。

这条街上都是韩国和朝鲜的东西,店铺招牌什么的也都是韩文,逛了一段路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便结束了一天的行程。

第二天

在纠结第二天是去棋盘山还是两个陵寝时,前一天晚上的大雨替我们做了选择。

北陵公园(清昭陵)

清昭陵
北陵公园的人没有故宫的多,作为一个公园,里面大爷大妈比较多,听小马哥说这里有一处向日葵花海,我们一开始就先朝着湖心岛进发。

路过湖的时候我一度以为路牌上的“花海”指的其实是此处的荷花花海,满湖的荷叶昭示着夏天的美景。我们一路上感慨大爷大妈们会挑地方拍照,只是看他们站在湖沿还是心说注意安全。

向日葵花海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大,我对向日葵花海的想象是依托于 Clannad 中小汐弄丢玩具的那片花海。不过此处依旧是个拍照好地方,只是人多了拍起来总是显得很乱,难出好效果。

清昭陵是皇太极的陵墓,从入口开始是方城,方方正正,两侧是东西配楼、殿,配楼较小有点像孙悟空和二郎神打的时候变的那个小屋子,从外看分了两层,没办法进去,配殿就大了许多且开放展览,东配殿里面是仿下葬时的物品,床呀亭呀什么的,西配殿是佛教喇嘛下葬时作法用的器物比如降魔杵什么的,中间一个大殿里放着牌位。

方城之后是宝城,两城之间有一狭长空隙形似新月称作月牙城,宝城与月牙城之间的一面墙上有形似大门的一块区域,想来可能是地宫的入口,可并无打开的痕迹。宝城即是坟堆,周围有城墙围起,堆得高高的,走在城墙上发觉地面像里侧倾斜,经旁边游客解释,原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之意。

东陵公园(清福陵)

东陵公园所在十分郊外,坐了许久的公交后一下车发觉周围人迹稀少山上绿油油的,都到山区了呀。由于时间并不宽裕,我们没有再在公园里逛,而是直奔清福陵。

清福陵葬的是努尔哈赤,建在座山上,由于他尚未称帝,其规模制式较北陵有些差距,走过一百零八阶进入方城,与清昭陵比少了配楼,配殿也没有开放,中央大殿中的牌位被布盖着。

当一连逛了两个清朝的陵园,就会一下子清楚了清朝陵园的结构,方城(东西配楼-东西配殿-大殿)-月牙城-宝城。两个陵园十分相似,只是东陵也许是游客稀少的缘故,并未做如北陵般的大肆修缮,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原样,木制的门满是翘皮,建筑的色泽历经风霜,各节点的讲解也都没有,若是先游的是东陵,恐怕不知道哪是哪,唯有一些大的节点也只是在山下布置宣传栏讲解,未在建筑周围设立,原汁原味。也许是树木茂盛,也许是下午将尽,东陵光线比较昏暗,有了北陵的参观经验,东陵很快就逛完了。

鸟岛

鸟岛说是挨着东陵公园,却也要再步行半小时才到,我们赶在闭园前进入了园区,走过宽阔浑河上的凤凰桥,我们进入了鸟岛。这里看来就是一个鸟类的动物园,只是其中的孔雀和鸿雁是散养的,一路上随处可见孔雀像家鸡一样四处觅食。第一次看到鸿雁还以为是鸭子,待它们飞起来时才发现确实是雁,翅膀展开后显得更大些。

红潜鸭很有意思,它们不时把头深深埋在水里觅食,屁股撅着,两只脚不停往后扑腾,小马哥说脚不扑腾的话头就浮起来了,挺有道理,只是看得久了,那姿势就越发逗人。鸬鹚也是顶有意思的,离得远的时候并未发现它们有何动作,待走进看,它们全部突然就脖子高伸,两只翅膀不停地扑腾,半天也不见停,莫名想到《蜡笔小新》中有鸬鹚的一集。
鸟岛湿地
湿地长长的桥上在黄昏下的风景十分安宁,天空中来回飞着不同的鸟类,树梢上挂满了小黑点,鸿雁从空中落入湖中,是不可多得的自然。

离去

回程的车票并不像去时的易得,候补了所有的高铁至最后一日,依旧没有买到,只好买机票回南京。在机场与小马哥经典拥抱拜拜后,至此,我的第一次旅行——沈阳之旅结束。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大学篇的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