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想过自己是选择放弃的那个

六月的期末考试结束后,轻松的日子里我按部就班地准备考研,毒辣的太阳下隐藏着命运的到来。

“你参加咱学校的夏令营没有?”

知道本校要开展第一届夏令营的消息纯属偶然,我的幻梦自此开始破碎定是必然。

得知消息时申请时间已快要结束,接着是急忙准备夏令营材料的麻烦日子。填写申请表、写个人陈述、在各个文件夹中寻找以往有价值的证书、打印成绩单、跑腿、盖章、跑腿、盖章……

由于是第一届,或许其实是由于本校难以吸引优秀学生,本专业的夏令营只有四人报名,两名外校的、一名我的舍友、再就是我。比学生数还多的老师数在在线会议里讲着自己的方向,有些荒诞。

夏令营的最后一天是面试,根据通知,最终优秀营员的数量为报名人数的 30%,即我们之中只能有一个优秀营员。前天晚上我卯足了劲儿准备,英文自我介绍、英文 PPT、预备问题的回答。

面试意想不到的顺利,几天后公布的名单里我就是那个优秀营员,我欣喜若狂,我觉得自己似乎可以走保研这条路,这是我之前从未想过的。

结果出来的时候,我立即给我妈打了电话,之前总是觉得自己不善于向父母分享开心的事。她明智地建议我还是准备着考研,考一下比较好。可惜的是,我向来是不愿意听取别人任何意见的,我还太年轻,我伤心于她不明白我的喜悦,一种找到捷径的喜悦,那通电话不欢了了。

我尚有些许理智,我的成绩处于保研边缘,一个四人夏令营的优秀营员想想就可笑,我还需继续备考。

备考的过程并不容易,人啊,当处于艰难困境时看到一条捷径是会不自觉地自我暗示的。我成功地渐渐放下备考,在周围一声声“你已经稳了呀”之类的言辞中渐渐开始幻想保上研以后的日子,我甚至已经安排好在那之后的事情。

暑假就这样在幻想中消逝了,我全然不去想自己当初到底是为什么选择暑假留校的。开学伊始,保研工作开始,当教务把综合算的排名公布出来时,我有点慌了,我确实是处于边缘,在当时看来。

同学朋友拿着排名煞有其事地分析我是如何如何的稳,此时我似乎已模糊听到幻想破灭的声音,可声音太小难以将我惊醒。

期间由于某位申请通过辅导员通道保研的同学仔细研读文件政策后,提出了直接申请保研的合理要求,她的加入使我的排名又后退到更加边缘的位置。声音更大了。

“你可是专业夏令营的独苗呢,而且是首届夏令营,老师们怎么会……”有人这样说,我也这样幻想。

“啪!”终于听到了。

学校今年突然改变政策,不再限制保外的人数,换而言之,保研资格即按排名从上依次。

“我们两个真是走了对方的路呢”,我这样跟 M 说,他之前在全力考研,保研申请时不报希望地选择保外,结果他走了当初我们一起幻想的我走的路,我走向了他要走的路。

开始准备考研时就到了百日冲刺的阶段,我不清楚三个月是否可以,我选择了一个分数不算太高的学校作为目标,既然要考了,就考回去吧,我放弃了最初把本校作为目标院校的想法。

此时我以为天意就是要我考回去,要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同学朋友依旧鼓励着我,我开始了早出晚归的日子。

可是,最后一道菜这才上来。

学校内出现了疫情,反应过来时已经自己一个人呆在了自己的宿舍,监狱般的生活开始了。

我高估了自己的意志力与信念。

“好难”、“不会”、“模拟成绩才这点”、“这点时间真的可以吗”、“要是我考不上咋办”、“肯定考不上的”、“哎,我在干嘛?”

每天复习的时间越来越少,终于,反应过来时已经“吃了睡睡了吃”的过了一个多月。

终于,我妥协了,在之前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蠢处,这次却依旧不知悔改。认清自己的能力,认清自己的现状,我决定放弃了。

要说借口的话当然很多:备考时间绝对不够了,我自己又不是那些学霸,我清楚自己几斤几两,破釜沉舟什么的只会让我破罐破摔;我更应该考虑一下家庭的情况,父母要过半百,即便他们自认为还能供应我二战供应我升学,但他们不应该大半辈子了还在为两个儿子劳累,我确实应该工作了,想要两代就跨越一个大阶级实在不可能;我差不多也该承认自己并不喜欢上学了,也该勇敢面对毕业了……

当自己确实成为传说中考研大军中放弃的那一部分时,果然还是有些难受的。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亲爱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