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ly-5

空作

巨大的四脚爬行生物
我开始尝试将自己无聊时画在纸上的笔迹以电子图片的形式留存。很简单,只需要拍下来,裁剪,重复几次那个使得图像变得黑白分明的滤镜即可。

坐着的人 Hi~
毫无疑问,此前有无数的作品只留在了过去的某个时光,它们是我丰富的脑海在发呆时、“虚度光阴” 时的作品,大学后很难再如此,遗憾亦是一种珍惜,珍惜还能作出它们时的自己。

文字

没有两个时代,也很少有两个国家对此有相同的规定,一个时代或国家的规定在另一个时代或国家看来也许会颇感诧异。可是任何一个特定时代与国家的人们,对此又好像从未觉得有何疑难,仿佛它是一个人类从来就见解一致的问题。

—— 约翰・斯图尔特・密尔《论自由》 孟凡礼 译

总是容易认为非己所处如何好如何坏,总是容易认为非己之人如何好如何,“可是任何一个特定时代与国家的人们,对此又好像从未觉得有何疑难,仿佛它是一个人类从来就见解一致的问题。” 我们擅自地去断定某国某时某代某人是有些自大了。

互联网的价值是什么?我常常这样想,这样问。一个虚拟却依托于现实的世界,一个隔离去现实交互的世界。或许这不是一个充满善者的天堂,但也并非污血横流的地狱,这是一个放大、加速的世界。

—— 互联网的价值 @zrcccc

世界的加速似乎确实是从互联网开始的,互联网媒介远超现实生活的速度必然导致的是网上社会关系与现实社会呈现出一种荒谬的感觉,各种事情、问题、人性在互联网上放大、加速,这是一个法则尚未完善的世界。

播客

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 限时肤浅:66 我希望你好,又不希望你太好

这期节目来得正是时候,学会了一个词语:同侪压力,这期节目如此符合这段时间我的心理状况,以至于有些不真实感,也许这样的心理情况的确也是许多同辈的真实情况吧。同侪压力,说到底是过于关注他人的优点而自己又过于妄自菲薄了。

小小口嗨一下

凡扰人清梦者诸事不宜。
(考六级那天早上被考四级的同学怼醒,极度恼愤之下脑子里蹦出了这句话,偷偷口嗨一下下)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