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青春期的施虐者

手指不自觉地敲击桌面,呀,指甲已经这么长了呢,乌圆圆起身去寻指甲刀。

说起来,初中的时候我每次都留了好长的指甲呢,那时候我还有一个整天垮着个脸的同桌呢,不过,乌圆圆重新坐下,指甲刀上挂着个骷髅头的钥匙扣,这是初中时挂上去的,她使劲甩了甩头,似乎想把什么东西甩出脑袋,一个名字出现在她脑海,吴乐。

刚认识吴乐的时候,他也是整天垮着脸,黑黑的,他有点喜欢钻牛角尖,看起来也颇有混混之风,乌圆圆想起了他的样子,嘴角轻笑,很难想象自己会和他成为朋友。一开学两人就成了同桌,少年人血气方刚,难免闹矛盾,开始几天便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矛盾激化,乌圆圆忘记了他们有没有大打出手,不过肯定是气红过脸的。

大拇指的指甲似乎比其它手指的指甲长的慢些,至于我们怎么成为朋友的,少年人嘛,互相看不顺眼容易,互相成为朋友更容易,乌圆圆忘了他们是如何解决一开始的矛盾并成为朋友的。

吴乐是个憨厚呆呆的人,乌圆圆肠胃不好,有一次上课想拉肚子了,她是个胆小内向的人,不敢去和老师请假去上厕所,看着手表期待着不管是哪根针转快点吧,急得她直抖腿,吴乐知道了,“老师,乌圆圆肚子疼”,老师理都没理他,这呆子,乌圆圆换了只手剪指甲,那时候老师那眼神分明是:她不舒服她自己说啊,你干嘛。不过,乌圆圆非常感激他,这样的局面她也顾不得什么了,跟老师说了声后立即冲了出去。

“啪”,指甲屑脱离了控制飞了出去,我们应该有更美好的回忆的,乌圆圆沮丧着,都怪那件事!可是那件事是什么?乌圆圆忘记了,也许是大脑的自我保护抹去了那件事的记忆,她更沮丧了。

那件事后,乌圆圆像是失去了灵魂,每天重复着重复的事情,她的周围充斥着死气,她的脑袋里溢出着戾气,她对吴乐的施虐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乌圆圆留着长长的指甲,吴乐每次与其交流后手臂上总是会多上几个指甲印,有的甚至隐隐有点血迹,那段时间吴乐的手臂没有清净过,他为什么不反抗?乌圆圆放下了指甲刀,他为什么不反抗?他对我的情谊达到了这种地步了吗,而我却如此对他。乌圆圆闭上了眼睛,她难以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这是霸凌!乌圆圆起身,看着镜中痛苦的自己,这是我应受的折磨。

那件事的影响贯彻了乌圆圆余下的初中生活,吴乐只是其中一个无辜的被害者,乌圆圆记忆里的初中是灰色的。

上帝给予为恶者最大的惩罚即是使其明白自己的恶。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迷思:《皇帝的新衣》 回顾・未来・FL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