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率差异在放大

阿紫用指甲来回刮蹭着薄薄的几页演草纸,已经九点多了,看来他是不准备吃晚饭了!她想,看来是要与我比较谁坚持得久了!

韩庐在她左后方似乎沉迷学习无法自拔,阿紫突然想起,之前看《请回答1988》时自己十分喜欢宝拉这个角色,看她的学习就能够产生出一种 “要像她一样努力呀” 的想法,自己也一度试着成为她这样的人,慢慢地,可是也许因为天性,也许因为内驱力,逐渐认识到自己不是那样的也成为不了那样的人,于是就放弃了呆呆地如同孩童般的模仿,阿紫继续用手指甲在演草纸缝隙里穿梭,总之我有自己的频率,我就这样就好,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阿紫回头看了看韩庐,不可否认,他是一个优秀的人,在我看来,他就是宝拉那一类人,他能沉迷学习不吃晚餐至宿舍关门,现在,阿紫停下了手指的动作揉了揉干瘪的肚子,我的肚子告诉我,我做不到,我坦然接受我们是被点了不同的技能点,我与他的节奏有些许差异,这本是寻常事,只是在备考时期,这些差异使我产生了些许压力,至少现在我的肚子是这样向我控诉的。

阿紫收起了手机,开始发呆,她觉得发呆也不是什么坏事,现在手机都把自己之前发呆的时间都占用了,她莫名有些恼怒,也许是因为饥饿,也许是因为突然发现自己确实好久没有发过呆了,也许是因为想起了前天或是昨天的那个路人 A。

那天下午在教室,阿紫与韩庐在前排,路人 A 在后排,天色渐暗,A 终于觉得光线太暗去开了灯,阿紫心中有些羞愧 —— 全班的灯开关都在前排的墙上,本该她或韩庐去做的。然而短暂的羞愧与感激后是惊奇与好笑:他只开了后排的灯!既然都去了随手一下不就把全班的都开了吗,又何必仔细确认一下后排的灯开关是哪几个再开呢?阿紫有些恼火,她想起自己之前有段时间似乎也是这般自我中心,回想起羞人的往事就越发恼火了。

不行,我得出去透透气,阿紫带上耳机,攥着手机,假装是要去上厕所,她不想让韩庐觉得自己撑不住了是个拖后腿的存在。

在走廊窗口站定,阿紫开始假装玩手机,这是不知道从何时起养成的习惯,就是在手机各种程序间来回滑动,自己也不知道在滑什么,似乎是觉得一个人什么也不干地站在公共场所有些不安。

为什么我要如此痛苦地跟随他的节奏呀!阿紫回想起下午韩庐嘲讽的笑,愈加烦躁。

这几日阿紫在教室里颇有 “熬时间” 之姿,完成基础任务后,便再难以集中精神至学习上,因此韩庐每上厕所或接水回来大概率会看到阿紫玩手机的情形,而每当这时,他便会凑过来笑着说:你怎么在玩啊?阿紫不知道这种笑到底是调侃还是讥笑,不知道这句话是善意的提醒还是尽情的嘲讽,总之让她很不舒服,而这样的不舒服每天都会来上几次。

阿紫挑了个歌单听,想要放松一下心情缓解一下压力,说到压力,这几日更是倍增,阿紫每次回头看韩庐的时候,他都在全神贯注地,要么在听网课,要么在写着什么东西,时不时的听到尽兴处又会轻笑几声。虽说不必与他人作比较,但是每天一起学习的人难免不自觉地相互比较,“人比人气死人啊” ,阿紫站不住了,来回踱步。

不行!这样下去我迟早要完!阿紫心想,我要按自己的节奏来,强行跟着韩庐效率会急剧下降,以后还是不跟他一起走了吧。

韩庐出来接水了,“走去吃饭吧”,看来还是没达到废寝忘食的境界嘛。十点半了,那就走吧,阿紫只希望食堂里自己喜欢吃的那家米线店还开着。

迷失在青春期的施虐者 回顾・未来・FLAG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