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邀请

附着一颗湛蓝羽毛的精致卡片很难让人觉得这是一场恶作剧。

当我给妈妈看时,她愣了一下,随即开起了玩笑,“好的,我允许你今晚去应邀,希望今晚没有乌云,这根羽毛倒是挺好看的。”

“既然你喜欢,这羽毛就送你好了。”我感到有些羞恼,因为她让我觉得我很幼稚。

“别啊,随邀请而来的说不定是个凭证呢,记得回来给妈妈带礼物哦~”,她扭头去做家事,看来是不想再就这个幼稚的恶作剧浪费时间了。

晚上的月亮看起来有点蓝意,“真的是被那个卡片搞魔怔了,居然会这样觉得”,躺在床上,脑海里不断浮现那张卡片,那根羽毛。

“也许我可以试一下,反正试一下也没什么”。

月光从床头慢慢移动,慢慢地,终于移到了床尾,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月光整个都变得湛蓝,那就试试吧!

“I see you”,我闭上眼睛都可以看到那浓郁的蓝色!

一架幽蓝的马车停在我的床尾,幽蓝的车身上流动着奇妙的湛蓝线条;墨蓝的车轮上钳着某种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宝石,车上的帘子与流苏不断荡漾着浅蓝的涟漪;拉着马车的生物长了双雄伟的鹿角,身体犹如水母一般,不断收放的“围裙”下探出两根晶莹的触手与车子连在一起。

从上面落下来一个身穿燕尾服的人类面孔的“燕子?”“燕子化身的精怪”这样的形容很是贴切。

“感谢您的出席,请出示您的身份凭证”,“凭证?”,妈妈真的只是开玩笑吗?我想起了白天她说的话,随即拿出了那根漂亮的羽毛。

“身份确认~羽,请上车”,他彬彬有礼的姿态实在过于绅士。

“羽?”在我还没仔细思考时,一上车就有了答案。那根羽毛突然化作一片蓝光汇聚在我的背后,一对巨大的丰满的湛蓝羽翼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背部,神奇的是我对此毫无异感,就像它本来就在那里一样,就像我本来就会依靠它去飞翔一样。

这里大得像是另一个世界,各种各样的“人”与我同时出现在这里,他们同我一样短暂惊奇自己的变化之后开始环顾四周。所有人一致地保持着沉默,我感受到有一种力量在上车之后就压制住了我的语言能力与表达的欲望。

“感谢诸位的出席,祝各位旅程愉快!”

空中漂浮着的微小生物聚集组成了这样一句话,文字从没见过,像是所有语言以一种怪异的状态扭曲而形成的一种新的文字,其他人的神情昭示着我们一样惊异于自己可以看懂。

这个小世界周围有许多“窗户”,表征着我们的确是在那奇妙的马车之中。短暂熟悉周围的环境后,我向最近的一扇窗户走去。原来我们早已开始了行程,窗外大地上的房屋小得可怜,在蓝色的月光下,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忽明忽暗。月亮与我们平行,蓝色愈加耀眼,我不得不离开窗户。

各个窗户的光芒并不相同,邻窗血红的光芒摄人心魄,我怀着好奇轻轻靠近。

这是什么?窗外火势滔天,却无半点灼意,忍住不适看向那血红火焰的源头,那是一轮怒发冲冠的血月,若不是地面依旧暗夜,我绝不相信这是月亮而不是太阳!我急忙逃离,那血红虽无灼意,却犹如在灼烧心灵。

所有人不再好奇地张望,各寻一处休息,暂时看来,这段旅程并不会威胁到我们的生命,我开始期待马车的目的地。

Weekly-6 Weekly-5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