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梦与契约

其他人自然也或多或少地察觉到那三人的怪异,但在这奇异之地为了不打草惊蛇都选择了沉默,大厅里只剩下他们三人喋喋不休,颇有一种狂热信徒的模样。

突然,三人一齐停住了声音,大厅里再没有一点声音。人们抬头疑看三人,三人惊凝盒子剩下的那个没有被人进入的角。一开始人们也没看出什么奇怪之处,直到靠近那角的某人扑通倒地,人们感受到了从盒角不断弥散的黑色波浪。

无法移动身体,无法直接看到黑波,却又能切实感受到它的前进,众人以盒角为中心,依次被黑波掠过,依次倒地昏迷。那三人短暂惊愕后眼神变得无比灼热,有立即跪地膜拜之态,不过他们同样在黑波掠过之时倒地,只不过相比于他人的惊恐,三人眼中尽是受宠若惊。

黑波有种柔软迟滞苍老的触感,像三四月份的春风一样,但这份触感是直接触及至灵魂的,接着我的意识开始下沉。

“我”被人们顺着螺旋上升的楼梯传到尖尖的塔顶,周围人提议将我处死,不料老人的目的并不在此,她提出一个让众人惊愕的请求,邀请我成为祭司。

老人用来诱惑“我”成为祭司的三个好处:

1、5次免死,回应“不要”,并未被打动。

2、30次免伤(一天两次限制),回应“还一天两次,别人有本事杀我第一次第二次,就能杀我第三次第四次,我要那30次干嘛,当摆设吗”,不为所动。

3、掌管“厕所”,回应“我要这破厕所干嘛”,老人说“这本是我的居所”,说着老人带领“我”参观了教会人员宿舍,原来厕所是教会人员宿舍与外界的交界处,宽广的宿舍似乎是在地下,光线昏暗,床铺陈列其中,有种大通铺的意思,里面不乏美女居住,“我”马上就去勾搭了一个,也许这个条件挺让“我”满意的。

似乎是梦境,又似乎是来自某个古老存在的记忆,在我醒来时已有一部分人已经在原昏倒的位置面露沉思。众人纷纷醒来,却也都立即陷入沉思,连那三个狂热分子也闭口不言,大厅依旧一片寂静。

“这是一个身份的契约!是那黑波带领我们与古老的存在达成的身份定位,接下去的旅程相比一定会与我们获得的身份有密切的联系,大家互相来讲一下自己的身份吧,这样之后也会有个照应!”

一位颇有领导之姿的狮领人打破了沉默,但接下来又是一片沉默,没有人愿意当出头鸟。

“那我先来,我在梦里是被任命为某个部落的巫师,从那个部落的最高处可以看到在部落环山外的远方有一座高耸入云的石塔。”按照套路,狮领人做得很好。

众人本就对所处的环境与奇异的经历毫无头绪,在有人表率后,自然一个个打开了话匣子。

“真的太离谱了,有一条巨蛇围着我吐信子,然后就突然对我说让我当部落的驱蛇人,天呐,我可是最怕蛇的呀!”

“你们的都好神奇,我梦里就一个铁匠拍了拍我说这铺子就交给我了,还说什么好好干教会不会亏待我的,哪有这样的嘛,我来又不是打工的,劳苦命啊劳苦命!”

“说起来我好像是在那个塔里的,一个守将让我替他好好守护教会。”

……

部落、高塔、教会、城市、朴素的工业…根据众人的说辞,最重要的应该是教会,我这教会祭司的身份最好还是不要过早暴露。

“我是在高塔下的一个城镇里被任命为一个邮递员,那人让我不可懈怠,教会需要及时的信息收发。”毫无破绽,这就是我的身份了。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当妙笔不再生花,文思再难泉涌 凶:僮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