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到机场的距离

定下计划

得知具体的放假时间后,我们开始着手准备购买回家的票。飞机 or 火车?此时困扰我们的是 48h 的核酸报告,此时,虽然是身处此地的第三个年头,可是由于疫情封校,我在学校外的时间只有 2019 年的下半年,我对此地一无所知。

人生地不熟,我选择跟随一波人一同规划行程,我们计划着在飞机起飞前一天离校去找医院做核酸,然后晚上在机场过夜,第二天早上出发。此时的我们并不知道接下来一连串的变故。

抱着早些离开此地以免多生事端的心态,我买了凌晨 6 点的飞机,我的同伴们都很惊奇居然有如此之早的航班。他们买的 9 点左右的票,进退自如。

接着,变故接踵而来。

便利迟来

迟来的人文关怀算不算一种对已有计划的背刺?我们早该想到也早就猜测学校会安排学生离校事宜,是的,我们可以每天去大学生活动中心完成核酸检测,我们可以在每天的 10:00 和 15:00 搭乘校车前往火车站和飞机场。

多好的学校啊,多好的人文关怀啊,可是为什么不能早些通知?我们调整行程:前一天晚上出发,在机场过夜,早上离开。作此安排也是我的同伴们为我着想,他们 9 点 10 点的飞机自然是可以在出发当日凌晨离校,本不必在机场过夜的。

既然如此,我们不做他想,继续准备下面的考试。

系统瘫痪

转眼来到了出发前一天,此时我们并不知道的是,他们将会因拖这么晚而慌乱许久,而我也会在此慌乱中造成越来越多的变故。

此日,我们并不算早地来到大学生活动中心,此时,大厅的座位已经满员大概有三四百人,等到下午四点,他们说医生在路上,需稍作等待。

等到下午五点,终于开始,做完几列人后不再进人,他们说自治区临时宣布今天全民核酸,如此网络瘫痪,劝我们去宿舍等五点半的社区检测,可我们再清楚此地的风水不过了,说是五点半开始,不等到七八点才开始那便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可以载入史册的 “高效率” 了,我们决定再等等。

我们十分后悔前一天没有做备用的核酸,本来也不要钱,为什么前一天不也做一个呢?我们没想到,我们还是低估了学校的搞事能力,我们还是过于信任学校。

五点半,大厅走得只剩下十几人,从工作人员口中得知此地大概率是做不成了,此时宿舍群里也开始通知准备核酸了,我们寄希望于学校的核酸效率能出现奇迹,急忙跑回宿舍。天空飘起细小的雪花。

毫无动静,合情合理。我们开始焦急,开始考虑现在离校去找流动核酸站检测,我们挣扎着,我忘记了自己多少次打开关闭行李箱,可是天色渐暗,我们何去何从。死心等着宿舍的核酸检测。

终于,晚上七点多,我们迎来了曙光,一边感激着没有拖到更晚,一边沮丧着排起了在楼道里拐了几圈的长龙。至此,我已看淡一切。

此时我们获得了机场里可能无法留人过夜的消息。

完成一项多磨多难的任务,我们决定饱餐一顿,可惜作为拖到最后离校的学院之一,食堂已经只剩下零星几个窗口来供应排起的几条长龙,供不应求。我们选择了那个新开不久的面条窗口,吃了几口后不再理会 “饱餐一顿” 的决定 —— 此食物难以下咽(当然也有一天的焦虑不安的缘故)。

我买了两个小面包,我庆幸自己有或多或少带干粮的习惯。

终于离校

我们约了晚上九点半的车,FXK 与司机在电话里谈的价格是每人 25,但觉得价贵了,决定在校门口再问问其他司机。

即便是在新疆,冬天的晚上九点天色也完全黑透了,怎么说呢,乌鲁木齐的冬夜,总是朦朦胧胧的雪点伴着薄薄的雾的,此时的微风却也像满是锋利铁锈的小刀在我拉着行李箱的手上磨刀,我后悔没有戴着手套出来,可是即便有手套又能拦住多少这些锋利的刀子呢?

让我后悔事情多着呢。

至门卫处,MYL 发现打印的离校申请没带,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门卫室问询,惊奇的是,这门卫竟不似我以往所见那类,“没事儿,学工系统里有就行,你打开给我们看一下”,???不是吧,我没听错吧,我们学校里竟有如此奇人?难道不应该是 “不行!学校就是这样要求的,回去拿去吧 “?我很欣喜我的猜想没有实现,在心中给这位奇人敬了个礼。

果然,不管在哪里,劳动人民都是辛苦的,在这荒郊野岭三更半夜依然有司机在此地等顾客。我们一出来,就有五六人围上来和我们谈价格,我十分敬佩 FXK,在此山沟沟夜深人静之际依旧可以与那群司机争个有来有回,他为我们每人省下了 5 块大洋,同时我们也背叛了一开始打电话订的车。

热情?害怕

谈判胜利者为照顾某个后生,我们四人分两辆车前往机场,我与 QZ 坐在胜利者的车上出发。

司机与我们的问答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的,他像战胜的雄鸡一样不断地发表获奖感言,可惜的是他载的是两个木讷小生,QZ 附和着他。

说着,他建议帮我们找个旅馆住一晚第二天再去机场,为此他还向机场打了电话咨询机场是否可以留人过夜,遗憾的是他没有开免提,只是转告了我们结果,更遗憾的是,我向来是一个多疑之人,在此异乡,在此半夜,在此漆黑的车厢,我不愿相信他。

谈判胜利者名不虚传,他热情地为我们分析,说服我们前往旅馆,热情地让我害怕,我们招架不住了,我嘴上应和着,我们表明决定权不在我们两个,我们只是另两人的” 小弟 “,试图把压力转移,一边打开手机导航确定路线是否正确,此时我倒是后悔没有把所乘车辆的车牌记下以供不时之需。

司机显然是个” 大哥 “,他打电话给另一辆的司机让他说服我们的” 老大 “,他越是这样,我越坚定了不能跟着他走,我在新疆出校甚少,与新疆社会接触甚少,并不了解媒体宣传的” 新疆人民的热情 “具体是什么样的,也许这位” 老大 “的作为确实就是” 普通的热情 “而已,但他确实让我心生抵触。

我在微信告诉 MYL 要坚定信念。结果就是我们确定了要去往机场,眼见地图上机场越来越靠近,司机又为我们讲说人生指南,即:做人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能老想着朋友的想法。即试图说服我俩去旅馆不管他们两个,我们与他打着太极。

临了机场,在一个分岔路他没有前往” 机场路 “而是拐向了” 迎宾路 “,我心头一紧,过了几个太极的回合,在接下来的对话里询问了我们的目的地,确认了是去机场没错,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绕路,我只是紧盯着地图,还好安全到达机场。看来我们辜负了司机的热情呢。

还得旅馆

为了小心驶得万年船,在另一辆车决定前往 Tx 的时候,我并没有告诉司机改变原来的目的地(另一个航站楼),毕竟我已经感受到他的暴躁了,心想着能平安到达机场就好。

我俩在机场外面等了许久,漆黑的机场让人恼火,等他们到达另一个航站楼,我俩找了过去,在去的路上,他们被旅馆招揽客人的给带上了,不过没事儿,我们已经决定要去宾馆了。

回合之后,一辆小面包车载我们前往旅馆,在路上我依旧盯着地图,在此地实在没有安全感。

0 点左右,现在是真正半夜了,我们终于安定下来,以为接下来终于要按部就班地进行了,我的精神处于紧绷状态,我不打算使用旅馆的东西,只是当作一个歇脚的地方,与 MYL 打了两局王者荣耀,1 点多睡觉,我横躺在床上,把外套脱下盖在身上,按照时间我必须 3 点多起床前往机场,没几个小时可以睡了,躺下后,我惊起,打开手机查核酸报告,没有,我安慰自己才过去几个小时,哪有这么快。

落魄一日

3 点多出发,天依旧黑黑的,我不断地刷新手机,不过,我也知道,哪有这么快?

问机场人员附近有无核酸检测的地方(我是急傻了),我把各种核酸检测结果的渠道都试了多次,公众号里的电话是个摆设,小程序里的在线咨询是个维护界面,网上找到的医院电话没在上班,我心灰意冷。

眼看着值机时间快要结束,我把所有的能做的都试了一遍后无果,我改签了,我不知道报告究竟何时能出,我改到了下午五点的飞机,这意味着这一天我就要呆在机场了。

找了个安静的座位,还记得我在学校买的两片面包吗,我拿出一片较干的作为早餐,因为我知道现在吃干的话还能吃下,若是经历了一上午的缺水,中午吃干的那绝对是难以下咽,我必须合理地经营。趴在行李箱上睡觉,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是节省能量。

这个姿势实在难以深睡,再加上我紧绷的神经,很快我醒了,MYL 微信问了我的情况,回复了,然后他让我知道了我们的核酸报告可以在哪找到,是的,所有的平台都还没上传,但是可以在那个地方找到,那个被我忽略的地方。可惜晚了,并没有多大起伏,我实在是很没状态,神经已经衰竭了。

MYL 值机的时候来找了我一下,又能怎么办呢,接着睡。

QZ 到目的地了微信问我情况:”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还有人呆在新疆吧 “,没回复,我实在没有精力去与他逗趣了。

当然还没结束呢,一个短信过来:延误了。还好只是延误半个小时,还好不是取消,还好…… 我似乎处于绝境中的生物竟充满了乐观精神。

接下来终于回到正轨,期间也不过是一些值机拆包检查两次、走错登机口、第一次坐摆渡车上飞机还因为前一辆客满在冷风中等了好久这些小事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回顾・未来・FLAG GitHub Pages 自定义域名 “Enforce HTTPS” 不可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