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 演讲 - 李老师

她有着高高的额头,现在想来也是发际线高高,戴着副那种一看就让人感觉很严肃的眼镜,个子不算高,讲课时总会不自觉地在句子停顿处加上 “额”“啊” 之类的语气词,脸上长年无笑,她很严厉,时间长了,班里的淘气鬼们背地里就称她 “鬼子”,最常听到的是在她上课前一声 “鬼子来了!”,但,她教学很认真,人很好。这就是在漫长时间的冲涮下她留在我记忆里的样子。

我与她交集最多的时候是因为一个学校组织的演讲比赛,学雷锋月的,至于为什么我们班会选中我去参加,我不记得了,大概只是因为我的普通话稍微好一点吧。她给我准备了稿子,早读的时候读,课间的时候读,晚饭过后去她宿舍那边站在院子里,我读,她边忙家务边听我读。

初中,我还有字不会读,读到 “洗涤” 的时候,她纠正了我的读音,至于当时她是让我读 “dí” 还是 “táo” 我忘了,只是这个字的读音到现在读的时候我还是会回想起那个场景,还是会犹豫一下。

遗憾的是,尽管我怎样努力地练习,甚至班主任还让我在班里,让同学们当观众,让我模拟了几遍,到了比赛那天,到了我人生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的关注的那天(也许大多数并没有关注),到了我站在那个高高的台子上那天,我紧张了,我恐惧了,我退缩了,我甚至忘掉了事前背得滚瓜烂熟的词,稿纸在我手心里被汗浸透、被我捏得皱破,我的声音颤抖,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索性拿起稿子对着念,我努力地快速地机械地念,我只想快点逃,逃!

不出所料,这场演讲比赛,总共十一位选手,最终结果从第一名宣布到第十名,没有我,最后一名,多么搞笑的情形,我混混沌沌地跟着人群走,然后,此事不提。

令我意外的是,此后我还是依次被任命了许多此类任务,比如:代表我们班国旗下演讲;有一段时间学校让晚读前齐读《三字经》,让我作领读;之后又有一次演讲比赛大概是初二的时候,我与另一位同学一同参加,只不过这次只有评委,没有观众,好像是得了三等奖;甚至某年的班里的元旦晚会又让我担任了主持人。这些机会是另一位我敬爱的老师给的,此处不多赘述。

说回李老师,那次演讲比赛后,某次语文早读,她让背课文,会背的排着队给她背,我排在长长的队伍中间,初一嘛,还是孩子,难免会喜欢说话,拿着书挡着脸,左一言右一语的,我自难幸免,书可以挡着说话的嘴,却挡不住弯起的眼睛。只见她气势汹汹走了过来,读书声都小了起来,她很严厉的,至于具体批评了我什么我记不得,不过一定是有批评学习态度的,全班读书声骤停,我只记得当时我很懵很委屈,当时我的眼眶一定已经红了。但又能怎样呢?我就是说话了呀,我确实有错啊。果然,小孩子还是得批评才知道自我反省。

初二,她离开了,不知道去哪了,反正学校里是没她的踪影了,“好想还让她教我啊!”。

回想我与她的交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师生情感人至深的东西,但是,在后来的人生里,我却时时能想起她,细想自己的一些行为,也确实受了她很大的影响,我说不出这是一种怎样的联系,理不清具体的因果关系,只是我认为她确实是我的人生导师之一,我不该忘了她的名字 —— 李平化。

没错,这只是单方面的索要 突然的永别,迟来的痛哭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