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2022-07

2022 年七月份 weekly 归档如下。


摘抄

其实这种现象来源于在对抗的游戏里面,大多数时候我们都不需要真的动武,因为那样其实对双方都不利。自然界也如此,大家露出牙齿,有个大概的力量对比就够了。因为如果真的升级到全面冲突,生死之斗,最后很可能是第三方渔翁得利。

—— Steve 说每周通讯:#69 意见和现实从未如此剧烈的被搅拌在一起

日子

自控课设 GUI 界面
自控的课设是完成一个系统的分析并且做出一个 Matlab GUI 的程序,尽管开始的时候一头雾水,好在这个新知识并不是很难,大部分已经搞定,接下来再稍微修一下。

夏令营优秀营员证书
再有就是本校举办的首次暑期夏令营了,准备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最令我开心的是拿到了优秀营员的证书,不过还是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还得做好考研的准备。

影视

《权力的游戏》[1]
一下子就把《权力的游戏》给追完了,最后一季确实对得起那么低的评分,看完所有只能说,权力是个让人迷失自我的东西,龙妈就挺一言难尽的。正如影评说的,布兰打酱油打了八季,甚至其中一季都没有他,结果就挺突然地成了国王,虽然明白他的身份确实是最适合做国王的,但倒是给人多一点情节嘛,结局季整体只能说 “突兀”,夜王突然就死了,死亡大军突然就 over 了,龙妈突然就屠城了,布兰突然就冒出来当了国王。感觉最终季有点配不上前七季的铺垫。


日子

第三学期正式结束,暑期的生活也正式开始,单人间的生活也即将结束,要搬到别的宿舍楼进行统一管理了。

第二学期的成绩被《毛概》一门课拉得找不着边了,让我越发对保研不自信了,还是好好准备考研吧。

此时,外面经过不长不短的雷闪前奏后,终于闪电更加亮眼,雷鸣如在耳边炸响,淅淅沥沥的雨声与洒水的喷头声混杂难辨,下雨了吧,刚才似乎听到有人嚎了一声,应该是下雨了吧。

刚收到一条消息,提醒在河南的朋友注意气旋暴雨的预警,与去年一样的时间,去年的场景回忆了起来。

我骑着电单车迎着暴雨向前冲,我跟我妈表示希望能让我爸来我社会实践的图书馆接我,她表示既然下午还要来,中午就在附近找家饭店吃一下就好,这注意确实是最优解,我欣然答应了。

可是,我想回家,仅此而已。那些低洼的道路中已经停了几辆车,也许是抛锚了吧,当我冲进去的时候我没想到水能没到大腿根,电车艰难的前行,不得不赞叹共享电车的质量。那时的行程最艰难的不是行车,而是视野,雨幕如浓雾一般,倒也不是说什么也看不清,只是雨不断往眼睛里飙,戴眼镜则会更影响视野。我只知道不停地骑,路上的行车已经少了很多,雨打在身上有种重重的感觉,电车在水中艰难地开辟道路,然后到家了,洗了也许满是细菌的身子,换了被各种水浸泡过的衣服,刷了夹着几片树叶的鞋,点了个居然还能送的外卖(好在点外卖时雨稍微小了点)。

在写完这段文字后,窗外闪雷雨似乎从没出现过一样,乌鲁木齐的雨总是这样来去匆匆。

影视

《阿茹茉妮》剧照[2]
短短二十分钟的动画短片,足以向人们传达作者的思想。女主的梦是一个预言,在她长大后的某段时间里和现实中与男主相遇的种种一一对应,不管男主是否梦到了与女主一样的梦,他希望能进入女主的世界去了解她这一点就足够了。一见钟情两心相悦、命运的安排之类始终太过虚幻,更为真实的还是相互探寻的渴望。


日子

云朵
这边像这样一多一朵的云一般很少,经过昨晚暴动的雷闪,天空清澈,云朵可爱。

搬宿舍集中管理一周了,好在我们几个相熟之人分到了一个宿舍,研究生宿舍的四人间上床下桌确实较六人间方便许多,只是床铺有些许声响,不过可以接受。

感谢我的舍友们,这一周确确实实地复习了许多,也运动了许多,也多了许多不同于重复日常的经历,也确实可以说这一周过得很充实。

红山公园
红山塔重游(左 2022、右 2019)
2019 年国庆第一次出校门来这座城市的一个景点游玩,之后时隔三年第二次出校门又来到了这里。

因为疫情的管控,大学四年对这座城市的认识估计也只有学校周边和这个公园,诸多遗憾,诸多不甘,无可奈何,只希望这场闹剧尽早结束。

此外还有一件离谱的事情,上学期因挂科太多退学的同学今年参加高考,考上了武汉理工大学,就挺离谱的,能在高考中两次获得不错的成绩,而且第二次只复习了半年,为什么连大学的期末考试都及格不了挂 30 个学分。又考上了一个更好的学校挺佩服的,有了教训后相信他一定会一切顺利吧。

影视

紫罗兰永恒花园(2020 剧场版)[3]
“为心爱之人,送上最后一封信。”

电话可以跨越距离,而信件能够跨越时间​。
bilibili 评论区 @pdsx_

圆满的结局分外感人。


本周本校区餐厅只剩和苑还在继续营业,这个暑假交通方面的花销也是一笔大头。

校园里绿色渐浓,只不过还是没有树荫就是了,在日夜喷灌下,突然就冒出来许多不知名的花。
野西瓜苗
野西瓜苗
在和苑餐厅门前的草地里,拍这没见过的花两张照片让我热一头汗,识图后才知其名为野西瓜苗(也许)。

还冒出了好多向日葵,大大的花盘,可惜每次只是路过,未得拍照时机。

唯心主义

本周看了许多考研政治徐涛的强化课,马克思主义、唯物论、辩证法…“我们觉得讲哲学就跟讲废话一样,那是因为我们从小就生活在马克思主义里、生活在唯物辩证法里,我们早已经是一名坚定不移的马克思主义者”,老师的一番话突然点醒我。

我们习以为常的理论,思考问题的方法也许是另外某些人所不能想到的,而我们也同样无法理解另外那些人的思维方式。我们从出生起就被迫成为一名唯物主义者,并在过去及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其正确性坚信不疑,也因此我们丧失了看待世界的另一个角度。

学习哲学就是学习认识世界的方法,我们已熟悉了其中一种方法,也许也应对另一种方法学习后才能找到自己认可的思想或者把自己的认识夹杂其中来指导自己的人生。

唯心主义,抛开一切唯物主义者的刻板印象,我开始准备拜读有关著作。对于知识与思想,我们秉持着的应是集百家之长,消化与吸收再创新,而不是什么站队选边站之类的狭隘与自大。


  1. 1.图片来源:http://m.deskcity.org/bizhi/3164.html
  2. 2.图片来源:《阿茹茉妮》截图
  3. 3.图片来源:https://www.themoviedb.org/movie/533514/images/backdrops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二阶系统 PD 校正后在阶跃响应下时域指标的计算 盒子里到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