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2022-06

2022 年六月份 weekly 归档如下。


摘抄

我应该庆幸自己醒来的时候还能相信自己无所不能,就如同我应该庆幸自己醒来的时候还能晨勃一样,因为就像很多生活里被我用于确认自己仍然过的很有生命力的事情一样,某一天可能不知不觉就没有了。

—— JustZht’s EchoChamber: 2022.4.28

“把每一天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活着!” 也许做不到这种程度,但带着这种意识去生活,也许就足够了。

这些植物都是百万年来适应这片环境的物种,它们每一种都有着各自的习性、特征和经历,在某种情况下被定义为杂草,任由各种方法斩草除根,可即便如此它们却依旧在我们的身边绵延不绝,生生不息。它们不会因为被叫做 “杂草” 而垂头丧气,也不会因为被做成 “连花清瘟” 而春风得意,它们作为生命本身,时刻认真冷静清醒的对待和关注生命自身。

—— 新德里秘密(微信公众号):封了 57 天后,在小区发现了 84 种草药,43 种野菜

与那些在地球上存在了不知多少纪元的、不知进化了多少个人类史的生物相比,人类实在是太过年轻了,也太过傲慢了。“它们作为生命本身,时刻认真冷静清醒的对待和关注生命自身”,纯粹,平静,生命。

低等植物只需要阳光和水;高等植物除上述外还需要适宜的空气、土壤;低等动物除上述外还需要作为食物的植物、一定范围的活动空间、适宜的气候;高等动物除上述外还需要作为食物的动物、更大范围的活动空间、更适宜栖息、捕猎、交配的生存环境…… 到了现代人类,生存所必须依赖的外部条件已经多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情况会继续恶化下去。

—— 非理勿试:精神疾病、精神贵族和其他

我们获得更多的能力,代价是必须依附于更多条件而生存。当与各种条件载体联系地更多更紧密时,看起来有些像人体的细胞一样相互依存,最终,很难再说我们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群体),也许也是作为某个机体的一部分生存、工作、联系。

日子

雨后、雪山、云盖
下午的雨把我困在教学楼里,推迟了我的晚餐时间,好在此地的雨总是不持久的,好在在我饿疯前雨停了。出门后的凉意让人疑惑前几天的高温,我贪婪地呼吸着新鲜凉爽的空气,这是我许久未品尝到的。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事物都一下子清晰了好多,远处的乌云与夕阳构出一片和谐的天空,雪山顶上盖着厚厚的云雾,云雾像是有生命似的轻轻掠过山顶。

文字

“安康” 还是 “快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年端午节总有无数的人要纠正你:“端午节不能说快乐!”“要说安康!”
文字是情感的载体,祝福语是祝福的载体,当祝福语千篇一律的时候,人们在看到它的时候,就不再感受其背后的祝福。主流浮于文字表面,不去感受情感,也许就是上个文明与现文明交替的一处改变吧。

影视

《爱,死亡和机器人》[1]
看完三季直呼厉害!黑暗、色情、暴力、阴谋、渺小…… 以及美和艺术!每一集似乎都传达了某种思想,难以描述,但又确确实实地能感觉到。


空作

巨大的四脚爬行生物
我开始尝试将自己无聊时画在纸上的笔迹以电子图片的形式留存。很简单,只需要拍下来,裁剪,重复几次那个使得图像变得黑白分明的滤镜即可。

坐着的人 Hi~
毫无疑问,此前有无数的作品只留在了过去的某个时光,它们是我丰富的脑海在发呆时、“虚度光阴” 时的作品,大学后很难再如此,遗憾亦是一种珍惜,珍惜还能作出它们时的自己。

文字

没有两个时代,也很少有两个国家对此有相同的规定,一个时代或国家的规定在另一个时代或国家看来也许会颇感诧异。可是任何一个特定时代与国家的人们,对此又好像从未觉得有何疑难,仿佛它是一个人类从来就见解一致的问题。

—— 约翰・斯图尔特・密尔《论自由》 孟凡礼 译

总是容易认为非己所处如何好如何坏,总是容易认为非己之人如何好如何,“可是任何一个特定时代与国家的人们,对此又好像从未觉得有何疑难,仿佛它是一个人类从来就见解一致的问题。” 我们擅自地去断定某国某时某代某人是有些自大了。

互联网的价值是什么?我常常这样想,这样问。一个虚拟却依托于现实的世界,一个隔离去现实交互的世界。或许这不是一个充满善者的天堂,但也并非污血横流的地狱,这是一个放大、加速的世界。

—— 互联网的价值 @zrcccc

世界的加速似乎确实是从互联网开始的,互联网媒介远超现实生活的速度必然导致的是网上社会关系与现实社会呈现出一种荒谬的感觉,各种事情、问题、人性在互联网上放大、加速,这是一个法则尚未完善的世界。

播客

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 限时肤浅:66 我希望你好,又不希望你太好

这期节目来得正是时候,学会了一个词语:同侪压力,这期节目如此符合这段时间我的心理状况,以至于有些不真实感,也许这样的心理情况的确也是许多同辈的真实情况吧。同侪压力,说到底是过于关注他人的优点而自己又过于妄自菲薄了。

小小口嗨一下

凡扰人清梦者诸事不宜。
(考六级那天早上被考四级的同学怼醒,极度恼愤之下脑子里蹦出了这句话,偷偷口嗨一下下)


日子

依旧美丽的夕阳
夕阳如过去任何一个夕阳一样美丽,与之前任何一个夕阳一样引得众人驻足留影。

不幸的手机
之前的篮球赛 中帮人家捡球,扔球的时候连着手里的手机一起送出去了 (╥﹏╥),之后就发现角开始裂开了,这会儿掉的渣越来越多了,得把手机壳套上了。

影视

《魁拔妖侠传》剧照 [2]
魁拔妖侠传,关于卡拉肖克・潘年轻时的故事。
比起潘,我更喜欢玛朵布莎・辞,也许是因为我向来不喜那种天生主角的设定(就像我不喜欢哈利波特一样)。潘学问多多,却时刻不离 “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这种天真的学问,有些做作。人的问题,哪有那么容易被一句话或一个思想概括?辞显然更有一种大智若愚的感觉,内敛是一个人魅力的最大散发,可惜的是听说他的结局并不好,想也知道,一个有如此能力如此抱负的王子,与强大的根深蒂固的各大家族对抗,自然难以幸存。
大多时候,内部的改革总是以不断牺牲着先行者而失败告终。

《入殓师》剧照[3]
安安静静的,慢慢地,它就把你感动了。


又是学期结束时

本学期结束,急匆匆地结束了,急匆匆地复习、急匆匆地考试、急匆匆地抄实验报告、急匆匆地写课程设计,我的执笔手已有磨出水泡的迹象,好在在其成形前完成了这荒唐的任务。

也许的确是我过于小肚鸡肠,我开始疏离那些令我不舒服的存在,这无关对错或好坏,只是我越来越觉得 “人生太短,取悦自己”。凡做事必有影响,影响必有好坏之分,从心之举亦使得那些本就不牢固的关系再难继续,我成功将自己从边缘分离至圈外。我的情报来源亦缩至微乎其微,以至于本校开展了首届夏令营却毫不知情,直到他们无意中谈起,我迅速准备好所有材料。乌龟甚至起跑都慢了半场,于是它只好缩进龟壳开始翻滚,万幸的是比赛还没结束。

暑假我将留校,也许是备考,也许是逃避。不管怎样,我将体验人生中第一次一年不回家的经历。当身边的人依次离校,我明白了这个决定不似想的那么简单,“男儿当志在四方,四海为家”,这是我高中时同学问我为什么不想家时的回答,即便此时,这句话亦是我逃避这个问题时的挡箭牌。当你与大流方向不同甚至你只是呆在原地,亦会感受到那股摧人心志的力量。

影视

《权力的游戏》剧照[4]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有一种感觉,西方的古战剧注重力量,中国的古战剧注重战术。不过我对东西差异并不感兴趣,就像我来到新疆时家乡人问起有何不同时,我也只是说民族多,气候干燥而已,我向来对那些因宣传而深入人心的说法持叛逆心理。

奈德的死在这一季给了我最深的感触,正直的人永远战胜不了阴险之人,就像 “正义必胜” 也不过是人们的愿望,而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更像是对善良而又弱小的人施加安慰的技俩。


  1. 1.图片来源:https://www.themoviedb.org/tv/86831-love-death-robots/images/backdrops
  2. 2.图片来源:《魁拔妖侠传》截图
  3. 3.图片来源:https://www.themoviedb.org/movie/16804/images/backdrops
  4. 4.图片来源:https://www.themoviedb.org/tv/1399-game-of-thrones/images/backdrops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盒子里到底有什么 To:Cheems of the future…